以慈悲甘露熄灭愤怒的火焰

2015-08-27阅读

以慈悲甘露熄灭愤怒的火焰
一行禅师
在恐怖的九一一事件之后,Beliefnet专访了闻名全球的一行禅师(Thich Nhat Hanh),请他提供解决的智能。基于尊重原著版权,这里只摘要引述其中部分内容,读者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在即将问世的 "Out of the Ashes: A Spiritual Response to America’s Tragedy" 找到更完整的说明。
首先,记者请问一行禅师,如果有机会与宾拉登会谈的话,他会以怎样的方式进行沟通?一行禅师说,他首先会设法耐心的听,设法了解宾拉登心中的怨恨委屈。这种怨恨委屈必定是相当大的,否则不足以令人不顾一切的犯下这般的恶行。世间上所有的仇恨、攻击不都是起因于误会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耐心听完别人的诉苦,再设身处地站在他人的立场想想,许多的怨仇或许就可以化解开来了。但是一行禅师也知道,在彼此误解这么深的情况下,要想静静、心平气和的听完仇敌的意见,其实没有相当的涵养是办不到的。所以可能会需要几位同参道友的协力扶持,一起静静、不动怒、不争辩的听完对方的满腹苦水。只有当对方感觉自己受到了尊重的时候,真正的对谈才可能展开。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长久以来的积怨误会才可能得以化解。这才是永久解决对立冲突的办法。
对受害的美国人民而言,一行禅师劝告大家不要在情绪激昂的情况下贸然做出决定。我们必须检视自己内心中的仇恨与愤怒,断除滋长仇恨愤怒的来源。当被恐惧、仇恨笼罩的时候,我们当机立断的抉择往往只是肤浅的对事件做出反应,不但未必能解决问题的核心,甚至还会衍生出副作用。为了要能真正理性的深入问题的核心,我们必须先浇熄自己心中的怒火,以真诚善解认知造成苦难的根源,然后才能有足够的智慧来弥合双方的创痛。
一行禅师本人经历过与亲友生离死别的越战经验。他的一些弟子由于被开战的两方误认为是在支持敌方而惨遭杀害;一场轰炸下来,三十万住家的城市转眼成了废墟,而进行任务的飞行员还得意洋洋的认为,自己是为了保护这个城市才不得不摧毁它的。由于走过了这样杀戮的人间炼狱,一行禅师对于这次美国所受的创痛,格外觉得感同身受。但是,一行禅师也知道,以残酷对待残酷的结果,不仅伤害了别人,也会伤害自己和周遭的朋友,造成不公与苦难的持续,并不是解决问题之道。如果我们设身处地想想伤害我们的人,我们就能进一步体会到他们心中的痛苦,同时也会进一步了解我们自己痛苦的真相。只有当了解到这个之后,我们心中的慈悲才能真正启发出来,这个慈悲的甘露一方面解除了我们本身的苦痛,一方面也化解了仇敌的苦痛。
那么怎样才算是佛教徒的「正业」(正确行为)呢?难道我们就不该寻求军事行动?难道我们就不该以法律制裁他们吗?一行禅师再一次强调,仇恨和暴力是无法藉由仇恨暴力来制止的。对抗暴力的唯一力量是慈悲。但是建立慈悲的基础在于彼此了解,所以我们应当找出沟通的管道出来。一个人之所以犯下这样的罪行出来,就是希望发出一些声音,得到世人的注意和帮助。问题是我们愿不愿意静下来听听这个声音呢?
对宗教缺少信心的人可能会怀疑,点滴的慈悲甘露难道就足以浇熄对方的瞋恨大火吗?一行禅师说,「慈悲」不是随便到便利商店就买得到的,我们必须不断的精进练习,慢慢滋长慈悲善心。我们要了解到,是怎样的深仇大恨,会让这些年轻的劫机者宁愿牺牲自己生命,也要带给其他人同样的苦难?当然,我们必须终止暴力,如果不得已的话,也必须诉诸法律。但是铲除了一个宾拉登,日后还会出现另一个宾拉登。身为受害者的美国本身是不是也有责任呢?或许美国被一些回教国家人民误会了。但那又是怎样的严重误会,会让人恨之入骨呢?
所谓的「正业」就是能够导致仇恨暴力之火熄灭的行为。
一行禅师说,邪魔是真实存在的,上帝也是真实有的。而邪魔与上帝其实就是我们自己内在的两面。当我们内心的上帝、内在的佛陀被隐藏起来的时候,充满无知无明的邪魔就出现了。当耶稣被吊在十字架的时候,他要上帝宽恕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邪恶行为发生的根源正是由于这种无知和误会。而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既具足善解、慈悲,也都有无知、瞋恨和暴力。
但是在当今这样的政治气氛下,大谈慈悲是否有些不切实际、难以实践呢?一行禅师补充说,如果没有善解,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慈悲。一旦我们能够了解到对方的伤痛,内心的慈悲便会不假造作的自然流露出来,心扉也会自动敞开来。我们必须细细倾听对方的声音,以善解心来体会这些年轻劫机者心中的痛苦无奈。慈悲同时也包含着宽恕。我们同情罹难的无辜人民,但是我们也应当同情劫机的暴徒,因为他们同样是无明瞋恨下的牺牲者。这才是真正怨亲平等的修持。
佛教相信缘起,那么一行禅师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悲剧的呢?他认为这可能要归诸于美国的消费经济。美国人口虽然只有全世界的百分之六,但是能源消耗却占了百分之六十。美国的儿童不到小学结束就可能已经看过十万部暴力影片。另一个原因是美国的外交政策缺少让其他国家发出声音的机会,因此也就无从知道其他国家的苦难及需要了。
我们深盼,这样的悲剧能够为我们带来未来国与国、族与族之间的容忍善解,而不是造成对立与冲突的加剧。这是任何一个宗教的使命,当然更是我们佛教徒终身奉行的誓愿。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