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瑟人生

2015-08-21阅读

琴瑟人生
练习“觉照(mindfulness)”就是练习“爱”。为了使那些即将成家的人内在觉照素质得到 充分的发展,我曾请我的学生们帮助成立一个研究所,名之曰“幸福人生(the Happiness k o One Person)”。在那里,我们将设置一个长达一年的科目,仅仅一门课程,那就是深入 观察。在这一年里,每位学生都要练习深入观察,以便彻底看清自己心里有多少鲜花,多少垃圾,多少美,多少丑,--不管这些东西是自己一手制造的,还是源于先人遗传,或者得 自社会之潜移默化。课程结束时,每位学生还将得到一个学位证书,证明她或他“成绩合格 ,准予结婚”。我认为,对于所有的年轻情侣来说,在开始他们相知相惜的婚姻之旅之前,进 行这样一番培训,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他们不能更好地认识自己,认识对方,同时花一定时 间去解开彼此心中的疙瘩,那么,他们婚姻的第一年将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当我们进入一种人际关系中时,我们会兴奋激动,热情满怀,并且有一种探索的愿望。但是 ,我们往往并没有真正地了解自己和对方。一天二十四小时生活在一起,我们会看到、听到 和经历许许多多我们以前没有见过、甚至想都没有想象到的事情。当我们堕入爱河时,我们 制造了一个美丽的幻像,并把它投射到我们伴侣的身上;现在,当我们面对现实、幻想破灭 时,我们受到了小小的震动。除非我们懂得如何共同练习觉照,如何深入地观察自己和对方 ,否则我们会发现,在这段时间里,要维持我们的爱是很困难的。
在佛教心理学中,Samyojana(结)这个词是指内心的结使、束缚或或疙瘩。比如,当某人对 我们说话不友好时,如果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而感到恼怒,此时,一个疙瘩就在我 们心中形成了。缺乏理解是每个心结产生的原因。如果我们练习觉照,我们就能学会此种技 巧,即在我们每个心结形成的当下就警觉,然后想办法解开它。心结形成之时,我们必须投 入全部注意力,趁“结”系得还不紧时,我们就去解开它,这样,解结的工作就容易多了。 如果我们不在“心结”形成之际去解,那么,这些“结”就会变得越来越牢,越来越紧。我 们的心灵很难接受我们的负面情绪,如畏缩、恐惧和后悔等等,于是它就想方设法把它们埋 葬在意识的死解里。我们煞费苦心,构建防御工事,否认这些负面情绪的存在,可它们却总 是试图探出头来。
要解开处于无意识状态中的心结,首要的一步就是将它们带入到显意识中来。我们坐 禅、练 习有意识地呼吸,就是为了接近它们。它们或许通过想象、情感、观念、语言或行为等等表 现出来。当我们烦恼时,我们可以观照它,并且问自己:为什么她一那样说话我就感到如此 地不愉快呢?”或者问:“为什么我老那样呢?”或者问:“为什么我如此讨厌电影中的那个角色呢?”密切地观察自己可以把潜在的心结带入视野中来,并且当我们有意识地去观照它时,它就会开始渐渐地露出庐山真面目。在继续观察它的过程中,我们或许会遇到一些阻碍 ,但是只要我们增强自己的静坐和观照情绪的能力,心结的根源还是会慢慢地显露出来的, 并且我们还将找到解开它的方法。这样练习,我们将逐步地了解自己的内心世界,使自己与 自己相处得越来越和谐。
当我们与另一个人生活在一起时,这样的练习也是非常重要的。为了维护彼此的幸福,我们 必须学会这一着,就是在我们共同造成的不良心绪刚一升起之时就将它转化掉。有一个妇女 告诉我,她新婚之后三天,就因丈夫而起了烦恼,在心中打下了几个大大的结,之后,这些结在她心中埋藏了三十年。她唯恐一告诉丈夫,就会导致“战争”。看 看吧,象这样,夫妻双 方之间缺乏真正的交流,幸福又从何谈起?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总是心不在焉,我们将会 在自己所挚爱的那个人的心中播下痛苦的种子。
但是,当夫妻双方相处得比较愉快、彼此之间没有那么多疙疙瘩瘩时,做这个练习是不难的 。我们可以一起来研究、考察那个因误解而结成的疙瘩,然后共同把它解开。比方说,当我们听见丈夫向朋友们吹嘘他干过的某件事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在心中打一个结,对他会有些许 的不敬与不快。但是如果我们马上与他讨论一下这件事,两个人达成共识,那么这个结也就 很容易解开了。
如果我们一起练习觉照的艺术,我们就能做到上述这一点。我们会看到对方象我们一样,也是心既有鲜花、也有垃圾--之后,我们接受这一事实,我们的练习就是要浇灌她 心中的 花朵,而不是给她带来更多的垃圾。我们要避免谴责和争吵。当我们培育花朵时,如果花的长势不好,我们不会去责备它们,也不会跟它们吵架,我们只会责备自己没能够照顾好它们 。我们的伴侣也是一朵花。如果我们照顾好她,她就会长得很美丽。如果我们对她照顾得不 好,她就会渐渐地枯萎。要想使一朵花长得好,我们必须了解它的习性。比方说,它需要多 少水?多少阳光?……诸如此类,所以我们也要深入地观察自己和对方,以了解彼此的习性。
Suchness(特性)是一个术语,它的意思是指事物固有的性质。每一件事物都有它的特性,这 就是我们能辨认出它的原因。一只桔子有它的特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会将它与柠檬混淆的原因。在我们的团体里,我们用丙烷煮饭,我们了解它的特性,我们知道它很危险:如果 不慎泄漏到屋子里,而其时我们正在睡觉或正好有人划着了一根火柴,那么它会毁掉我们。 但是我们也知道丙烷能助我们做出一顿美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它请入室内、并与之和平 共处的原因。
下面我想给大家讲一个关于Suchness(特性)的故事。在宾候(Bien Hoa)有个精神病院,里面有个精神病人。他看起来很正常,吃饭、说话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唯有一点,就是他深信自己是颗谷粒,所以每次一看见小鸡,他就没命地逃跑。当护士向医生讲述病人的病史时 ,医生开导他说:“先生,您不是谷粒,您是个人。看,您有头发、两只眼睛、鼻子、两只胳膊……”如此这般大大地做了一番说教,最后他问:“好了,先生,现在您能告诉我您是什么吗?”病人回答说:“医生,我是个人。我不是谷粒。”医生很高兴。他觉得他的话对病人起了很大作用。但是为保险起见,他还是要求病人每天说四百遍、写三百遍这个句子:“ 我是个人,我不是谷粒。”病人很听话,很用心,他几乎足不出户,而只呆在房间里,按照 医生的吩咐,天天念呀,写呀……
一个月以后,医生来看他。护士汇报说:“他干得很好,很勤奋,成天呆在屋里做您吩咐的练习。”
医生问:“先生,您感觉怎么样””
“很好,大夫,谢谢您。”
“您能告诉我您是什么吗””
“噢,当然啦,大夫,我是个人。我不是谷粒。”
医生大为高兴。他说:“再过几天您就可以出院了。请跟我到办公室来。”但不幸的是,在医生、护士、病人一同去办公室的途中,一只小鸡悠然而过,还没等医生反应过来,病人已撒腿 跑得无影无踪。等到护士再把病人带到办公室里来的时候,已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
医生很恼怒:“你说过你是人不是谷粒,为什么见了鸡还跑?!”
病人回答说:“我自己当然知道我是人不是谷粒,但我怎么能肯定那只鸡也明白这一点呢?! ”
尽管他非常努力练习,但他并没有能够领会他的真实本性,即他的Suchness(特性);同样的, 他也没有能够领会鸡的特性。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性。如果我们想与另一个人生活在一种和平幸福的氛围中的话,我们必须努力去了解他或她以及我们自己的特性。一旦我们了解了 ,我们就能够毫不费力地、和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禅定就是要深入地观察事物的特性,包括我们自己及眼前这个人的特性。当 我们了解了其人的 特性后,我们就会对他或她的困窘、抱负、痛苦和焦虑了然于胸。我们可以坐下来,握住我 们伴侣的手,深深地凝视着他,说:“亲爱的,我充分理解你了吗?我是不是在给你的烦恼 种子浇水?我给你的幸福种子浇过水吗?请告诉我,我怎样爱你更好。”如果我们是发自心底 说这番话的,他也许会哭起来,这是一个好信号。这意味着交流之门或许又将敞开。
爱语是练习的一个重要方面。每当对方干得很好时,我们都应当祝贺他(她),以示我们的赞赏。对小孩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为了帮助孩子成长,树立自尊,每当他们说了一句好话、 做了一件好事时,我们都应表示赞叹。不要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对方有爱和创造 幸福的能力,我们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并及时地表达我们的欣赏之意。这就是浇灌幸福种 子的方法。我们要避免下面这种有害的说话方式,如:“我怀疑你能不能干成。”与之相反 ,我们应说:“亲爱的,这件事有一定的难度,不过我相信你一定干得了。”这种说话方式 会使对方越来越自信,能力也日益得到长足的发展。
夫妻双方间出现问题时,如果我们很平静,我们完全可以一种温和友爱的方式来共同讨论。 但是如果我们不够平静,那我们应当暂时不要开口。可以注意自己的呼吸。如果有必要还可 以在新鲜空气中练行禅,看看地上的树,天上的云,看看流动的河水。一旦我们平静下来, 可以用一种平和友爱的方式讲话了,那时再恢复讨论。如果在交谈期间,恼怒的感觉又升起 来了,你可以再度停下来,注意呼吸。这就是觉照的练习。
我们大家都需要改变和成长。当我们结为秦晋之好时,应当彼此许诺:共同改变、共同成长 ,一起分享习禅的果实。作为一对夫妻,如果我们的婚姻生活幸福、和谐,彼此理解,互相 体谅,我们就很容易将幸福和欢乐传播给更多的人。对那些已结婚十年、二十年人来说,这 一类练习同样是很适宜的。你也可以到我们研究所来注个册,继续练习在觉照的状态下生活 和互相学习。也许你认为自己已经了解配偶的一切,但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物理学家一个电 子研究了很多年,却仍然不敢声称了解它的所有方面,你又怎么能说自己了解一个人身上所 有的一切呢?你成天开着小汽车,只注意自己的所思所想,根本就忽略了她的存在。如果你 继续这样对待她,她会慢慢死掉的。她需要你的注意,你的培育,你的关怀。当情况变得非 常糟糕了,我们往往倾向于想离婚。与此相反,我希望你们努力维持自己的婚姻,带着更多 的平和和理解回到配偶身边。很多人离婚三、四次了,可他们仍在犯同样的错误。如果你能 拿出时间来,打开彼此沟通的大门,敞开自己的心扉,让对方分享你的痛苦与梦想,那么, 你的婚姻状况就会得到改善,甚至越来越和谐,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你的孩 子、为了我们大家。
在梅村,我们每周举行一次名为“新生”的仪式。在将要成立的“幸福人生研究所”里,我 们也将做这种练习。仪式中,团体所在有成员围坐一圈,中央是一只插有锦簇鲜花的花瓶。 主持人讲话前,我们都注意自己的呼吸。仪式有三项内容:浇花、忏悔、倾吐所遭遇的伤害和困难。这个练习可以防止受害的感觉郁积得太久,可以使每个人在家中、在团体中都活得 舒心。
我们从浇花开始。一个人准备讲话时,她双手合十,其他人也合十为礼,示意同意她讲话。 然后她站起来,缓步走向鲜花,把花瓶拿到手中,回到座位上。当她讲话时,她的言语折射 出手中鲜花的清新气息和美丽光芒。在浇花过程中,每个讲话者都说出别人身上健康、美好 的品质。这不是奉承,我们不打妄语。在觉照的心态下,你会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有优点,都 有比别人强的地方。没有人会打断持花者的讲话,她想讲多少次就可以讲多少次,而其他的 人练习凝神倾听。当她结束讲话时,她就站起来,轻轻地把花瓶搁回屋中央。
仪式的第二项,我们为自己做过的伤害他人的事而忏悔。有时候,一句不加思索的话就会伤 害一个人。“新生”之仪式是一个良机,可以使我们回忆起一周以来自己所作的感到懊悔的 事情,并借此消除这种懊悔的情绪。
仪式的第三项,我们讲述一下其他人是如何伤害我们的。在这里,爱语是极其重要的。我们 想净化我们的集体,而不是破坏它。我们讲话坦率,但并不想伤害谁。另外听禅也是此练习 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们身处一圈友人当中,他们都在静静地听我们讲话,那么我 们的言辞一定会变得更加优美而富有创意。我们从不责备他人或争吵。
以同情的态度去倾听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倾听是 为了减轻或消除倾诉者的痛苦,而不是为了评 判她或同她争论。我们全神贯注地倾听。即使我们听到某些错误的想法,我们还是继续静静地倾听,从而使倾诉者能够尽情倾吐她的烦恼,宣泄她心中的紧张情绪。如果我们回答她或 纠正她,这个练习就不会有什么收获。我们只是倾听。如果我们想告诉她的感觉是错误的, 那么可以在几天以后,在无人的地方,彼此冷静地交谈。之后,在下一次新生会议上,她就 有可能成为那个纠正自己过错的人,而此时我们就毋需再说什么了。
我们常常以一首歌结束仪式。或者圈子里每个人手拉着手,注意呼吸一分钟。有时我们也以 拥抱禅结束。仪式以后,我们总是感觉到异常轻松,尽管我们只不过朝净化自己的方向迈出 了最初的一步。现在我们坚信,这个过程既已开始,我们就能继续下去。“新生”练习实际 上始于佛陀时代。那时他的比丘、比丘尼僧团在每月朔望之夕都要做此种练习。
所谓的“拥抱禅”是我发明的。我第一次学习拥抱,是1966年,在亚特兰大。一位女诗人把 我送到机场,而后问:“拥抱一位比丘师父应该可以吧?”在我的祖国,人们不习惯于在公 众场合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感情,但我想:“我是个禅师,对我来说应该没有问题。”于是我 说:“那有什么不可以?”于是她拥抱了我,但我实际上很紧张,很僵硬。在飞机上,我想 到,如果我想与西方朋友共事的话,就得学习西方文化。这就是我发明拥抱禅的背景。
拥抱禅是东西方文化的合璧。依照练习,你必须真的去拥抱你正在拥抱的那个人。你不得不 真的把他或她纳入你的怀中,你不能只是走走过场、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拍两下表示你心在此 间。如果你的心果真在这里,你就没有必要那么做了。拥抱时你要注意呼吸,以全身心来拥 抱:“吸进来,我知道我亲爱的人儿就在我怀中,活生生的。呼出去,他对我是如此的珍 贵。”拥抱着他,呼吸三次之后,你怀中的人和自己就都变得非常真切起来。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希望他幸福。如果他不幸福,你无论如何也不会幸福。幸福不 是一件孤立的事情。真正的爱需要深刻的理解。实际上,爱是理解的别名。如果你不理解, 你就不会如法地爱。没有理解,你的爱可能只会使另外那个人感到痛苦。
在东南亚,许多人特别喜欢吃一种浑身长 刺的大个水果,叫做榴莲,甚至可以说上瘾了。它的气味很浓烈,有些人吃完水果,还要把皮扔到床底下,她继续闻它的味道。对我来说,榴莲的气味简直可怕。一天,我独自在我越南的庙中诵经。供桌上恰巧有一只信众上供来的榴莲。我想诵《莲华经》,用一只木鱼和一只碗状的铛子伴奏,但是我根本集中不起来精神。 最后我把铛子翻过来,扣住榴莲,“监禁”了它,这才可以诵经了。诵完后,我向佛像打了 个问讯,把榴莲解放了。如果你对我说:“我好爱你呀,我希望你吃些榴莲”,我会怎么样呢?我会痛苦。你爱我,你希望我快乐,可是你却强迫我吃榴莲!……这是一个缺乏理解的爱 的例子。你的意图是好的,但却缺乏对人事物的正确理解。
为了爱得如法,你必须学会理解。理解意味着明了对方心中的黑暗绝望、烦恼痛苦以及它们 的程度。如果你不了解这一点,你为她做得越多,她可能越痛苦。创造幸福是一种艺术。如 果在孩提时代你曾目睹过你的父母亲在家庭中创造幸福的情形,你就会从那些事情中学到这 个本领。但如果你的父母不懂得如何在家庭中创造幸福,你就有可能不知道怎么去做。所以 在研究所里,我们要教给大家使人幸福的艺术。共同生活是一种艺术。即使愿望是好的,你 也有可能使你的伴侣不快乐。所以我们的言谈举止都要讲究艺术。艺术是生活的精华,它的 本质是觉。
当你初次堕入爱河的时候,你对伊人心生恋慕,那还不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爱意味着友善和同情, 没有任何条件。你们组建了一个二人团体来实践爱--彼此关照,帮助对方的“生命之花”绽放,在那个小小的团体中创造出一些幸福和欢乐来。 藉着你们对彼此的爱,通过学习使 一个人幸福的艺术,你们学会了表达自己对整个人类和所有生命的爱。请帮助我们发展和丰 富“幸福人生研究所”的课程内容吧,马上着手练习,不要等到开学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