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参长老:《金刚经》之一切法如梦幻泡影

2015-08-07阅读

一切法皆如梦幻泡影(资料图)
文:梦参长老
心是什么?这就是所参的话头,此部经须菩提问佛:“云何住心,云何降伏其心?”我引证初祖对二祖,初祖对二祖时说。慧可大师参初祖的时候,下大雪,在大雪地站着,站了三天。达摩祖师问他:“你在干什么呢?”二祖说:“我向大师求法呀。”达摩祖师怎么说呢?说:汝轻心,慢心,这样能求法?二祖慧可大师受了刺激,我已经在雪地站了三天三夜,祖师还说我轻心慢心,在刺激之下,拔出戒刀把臂膀给断了,古来公案说:立雪断臂,断了膀子那痛得不得了,说;“心不安哪,请祖师帮我安心”,他说:“初祖啊,我的心不安,请初祖帮我安心。”初祖就跟他说:“将心来,我与汝安”。是说你把心拿来,我给你安,二祖就找,哪里啊?心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何处是心呢?二祖就答复初祖说:“我觅心了不可得”。我找我心找不到。初祖说:“我与汝安心已竟”。二祖就开悟了,开悟了就血不流了,也不痛了,为什么突然间一明白就不痛了呢?如果我们诸位道友害病也好,或者受到伤害,感觉到痛,你观一下吧,谁在痛啊?在这个时间你把你的心,能觉悟的这个觉性,跟你这个肉体的体分开,这就是经上所说的:“有觉觉痛,无痛痛觉”。你有个感觉觉得痛,这个痛啊绝对是痛不到你的感觉。所以不能开悟啊,开悟则当下痛苦减轻。
实验一下,当你有时侯的肉体你指挥不灵,这个右胳膊抬不起来了不能动,你说这个身体属于你的不属于你的?属于你的,你为什么指挥不灵?不属于你的,它跟你就没关系,但是我们每个道友说话都是:“我的,“我的胳膊”。我的胳膊不是我啊,这个道理想过没有?“我的脑壳”,“我的”,“不是我”,“是我的”!这个“我的桌子”,“我的板凳”,“我的,我的身体”,“我的”决不是“我”。那“我”在哪里啊?在我们的禅堂,道友们天天参这个问题,以前有二位老修行,在终南山里修行,二十多年了快三十年了,有一位道友感觉无所得,说:“在这山里的修行啊,不如下山参学参学”。他准备下山去参学参学。可另一个道友说:“咱们已经修行差不多了,你不要下山,就在这里继续用功!”这个道友不听,从终南山下来,到了陕西长安的潼关。夜间住在店里头,大概走得太疲乏,这一打坐他就入了定了。他这一入定好了,第二天也没看见动,第三天还在定中。店主人一看没气了,他是个和尚找谁去啊?就把他干脆抬出去烧了。这一烧麻烦就大了,一到晚上他就回来了。他说:“我在哪里?我在哪里啊?”他的神识找不到肉体了,因为店主人把他烧了。这个就传开了:这个店里闹鬼了!没人敢住了,传来传去,山里头那个跟他同修的道友就说:“我那个道友可能遇难了”,就顺着他走的足迹找,找到这个店里头。到了店里头就跟这个店主说:“前一向是不是有个老师傅在这住着?”店主也很坦白,说:“不错呀,他死了。找不着人负责,没办法,只有把他烧了,火化了。他天天晚上回来说:‘我在哪里啊?我在哪里啊?’”没办法,这个师傅跟他说:“我把这个鬼给你收了,你的生意就好做了。”店主人当然很高兴了,说:“请师傅慈悲吧,把他收了。”“但是我有个条件,什么条件哪,就是一堆劈柴,准备一口大缸,缸里头装满水。”主人说:“好,这容易做到。”他搬口大缸来,装满一缸水,搬到住房外边,用一堆劈柴架起来,到晚上了,师傅说:“你把那劈柴给我架好,把火点着了。”夜间就见到那鬼又来了,说:“我在哪里?我在哪里?”他这个道友就跟他说:“在火里。”他到火里找,没找到。“没有啊。”又跟他说:“在水缸里。”他沿着水缸找,找不到,说:“水里也没有啊。”他这个道友跟他说:“你入火不焚,到了火里烧不死你,入水不淹,到了水里淹不死你,你要我做什么啊?”那个道友一下子开悟了,说:“谢谢”,就成道了!
大家理解吗?入火不焚,入水不淹,你要我做什么?大家都固执,执着有个我,放不下,其实没有“我”。“都是我的”,“我的”,不是“我”。每位道友听听:“我的鼻子”,“我的眼睛”。眼睛不是你。鼻子不是你。说“我的身体”,身体也不是你。那离开这些的我在哪里?天天参,参吧,究竟有没有我?因为是无相,《金刚经》就专门破相的,所以须菩提向佛请问:怎么样才能达到成就法身呢,云何我的心安住,怎么样让我的心住下来?佛就答复他: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你应当作如是观。其实这个时候须菩提已经大彻大悟了,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我们道友就是降伏不了我们的心。
参啊参,参的目的就是要明白,参明白了他就知道了。这个话头很多啦,诸位道友整天的在禅堂里参,当时我最初到鼓山才十六岁,我记得有一天老和尚在放完香讲开示的时候,那时候年纪小,老和尚讲的很多开示都不知道,就是在后头那一打板参!参!参!这个参我记得,到现在还记得,参!参的含义就是你没明白,你要用功,要去学,但是有理上的,有事上的,禅宗的参是理上的,理上的能顿悟,就明心了,见性了。
你的妙用呢?你能起妙用吗?你要还有方便,你得达到无相,破参了、无相了,还有个方便善巧无住呢?菩萨要行菩萨道啊,你没有无住的善巧方便,就是你开悟了,破了参了,你离行菩萨道相当远,所以要修《华严》你就明白了。这理虽顿悟,事须渐修,在理上你大彻大悟,在事上你还得渐修,我们六祖大师,他讲经不识字,你得先给他念一遍,但是他能跟你讲,讲得非常深入,你虽然认得字但你不会讲,讲不到他那么深奥,他虽然不认字但他会讲。但他必须人家先给他念一遍他才讲,这就是理虽顿悟事须渐修,没有善巧方便,没有神通妙用。我心里想,六祖已经大彻大悟了,为什么还在猎人堆里混了十五,十六年逃避难,说明了理虽顿悟啊事须渐修,没有神通,有人追杀他,为了争夺那个祖位。他虽然顿悟,却没有产生妙用,理虽顿悟,事须渐修,所以虽说是明心见性了,是否就成佛了?不错,理上成了,事上不显妙用,学《华严经》,华严经这些例子很多,五明菩萨,为什么要学五明?工巧明,哪样工巧你不会,你就是不懂,这个问题我在北京跟那个以前燕京的老燕京大学的教授叫李恩泽教授,是个老教授,这个我跟他讲,他讲得头头道道,佛经他全都能讲,也能懂,我跟他散步,我住在北海公园,泥水匠在那儿砌墙,我说:李老教授啊你去拿块砖给我砌一砌,他说不行我不会,大学教授你只在理上行,就是砌个砖修个墙,你那个时候刀一拿,就知道你内行不内行。因为你没学过,每一门的技术你不学就不会,因此我们学教义的人,理上明白了事上要锻炼。哪一门你没学,哪一门你就不会用。
为什么在《华严经》上说五明菩萨要学工巧明。你想到社会利众生,你没有工巧明你利不了。这个就是宗旨是无相的。但是菩萨的智慧还得有方便善巧啊。他从无相而起的不住方便善巧。把一切法看成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这就是方便的善巧的方便。所以,我们参入无生理的道友们。理上我们能够顿悟,事上我们要渐渐的修。
明理有几种,有证得的,有学得的。证得的就是我们一坐几十年,豁然贯通。一件一件事物去学,历练明白的,这样子叫五明菩萨。开悟起修,那成道就非常地快。顿悟像善财童子:在《华严经》上讲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一生历练;一个善知识没参到,那个善知识所具足的你就不知道,所以必须一位一位,一位一位地参,参到最后文殊菩萨才叫他参普贤菩萨,才入普贤行。普贤行门是无量无住的方便善巧,这个方便善巧是宗旨上无相而来的。
这部经里最主要的一点是让你悟理见性。
《金刚经》主要是教授我们,让我们明白佛的道理不是一般的道理。见性,见性成佛,跟那个理具成佛不一样。每个众生都是佛,那是理具,有佛性,但是没见着。参禅的见到了悟得了,但是还没产生妙用,还得修,妙用才能利益众生,大慈大悲利益众生,不利益众生成佛的,没有。此部经专讲明心见性,学这部经我们就可以自己见自己的本性,能悟到自己的本性,可不要落在文字。文字只是善巧方便,是一个工具。参禅的时候要提起疑情,大疑大悟,不疑不悟。但是你学金刚经你可不要起疑心呢,你疑心《金刚经》是假的,那可就错了。《金刚经》可是真的。我们记得有个老和尚生病了,身体不好,感觉痛苦。他弟子说:师傅你不是修假观吗?假观一修就不痛了。老和尚说:观是假的,痛可是真的。这是反过来教化他,告诉你观是假的,痛是真的,痛是假的,观可是真的!翻过来了,这是没讲《金刚经》前,跟大家漫谈一下。
我们要学好《金刚经》,你也得会学。会学,就是明白法的道理,明白法的道理,第一个见到的是什么心呢?你得有信心哩。你学《金刚经》没信心,那你学不进去啊!相信佛说的《金刚经》是真的,不是假的,接受《金刚经》的教授,依着经中所说的法去修行,你就能够得到。得到什么呢?得到解脱,你就没有障碍。解脱的含义是什么呢?没得烦恼了,遇到什么事,知道它是假的,就过去了。过去就没有了。这句话,社会上都说:“过去了”,“就没有了”。但是,它过去了还要把它拉回来,他还留恋它。每个人都在想过去,但过去的没有了,没有你还想着什么?想也拉不回来了!过去就没有了,那对过去应该怎么样呢!你放下吧!过去了嘛!过去没有了,你想也白想,昨天的事,昨天的事没有了,今天说今天的,今天不住啊!现在是早晨,一会就中午了,中午就下午,又没有了。就是这样。懂得这个道理,你就知道,知道什么呢!知道一切法是善巧方便。所以学法就是要知道一个方法而己。不知道怎么做好,就得学,学了,照着佛所教授我们的去做。如是的思惟。
Powered by 搜狐快站